搜索
怀远网 怀远论坛 社会热点 武汉亿元挪用资金案背后的资本保卫战_亿元保卫战武汉
查看: 856|回复: 1
go

武汉亿元挪用资金案背后的资本保卫战_亿元保卫战武汉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9-13 17:31 |显示全部帖子

                                                          
  法大学人
  山东青州恒发化工有限公司——一个曾经年产值数亿元、年度纳税接近3000万元的优秀企业,如今是机器锈迹斑斑,工人下岗待业,一片清冷萧条,曾静的热火朝天、车水马龙场面一去不复返了。究竟谁是导致该公司由繁盛走向湮灭?一个蓬勃发展的地方纳税大户,如何一夜之间跌入低谷。带着这个疑问,我们走访了部分当事人。
  从工商档案信息了解到,青州恒发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恒发公司)在2012年7月27日之前的股东为王军、马松(化名)。2012年7月27日之后变更为武汉凯森化学有限公司一家。工商档案载明:王军股权转让价800万元,马松股权转让价200万元。经了解,上述1000万元,武汉凯森化学有限公司已经支付完毕。照理说,公司股东变化,对于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不会造成妨碍。那么股权转让之后,恒发公司又经历了哪些变故、发生了哪些波折呢?
  据恒发公司原财务总监周先生的律师介绍,正是2012年的那一次股权转让埋下了祸根。早在2011年,青州恒发公司的下游小客户——武汉凯森化学有限公司负责人奚某因购买恒发公司的产品作原料使用,与恒发公司的负责人王军相识。奚某述称凯森公司下设众多子公司,并具有研发优势,可以为恒发公司提供先进技术,使得恒发公司产值收益大幅度提高。王军基于家属多病、精力受限以及基于对奚某个人的信任,在与奚某多次磋商后,同意与武汉凯森公司进行合作,双方的合作方式多次修改。凯森公司声称尽快变更工商登记可以尽快上市。由于王军对武汉凯森公司奚某的教师身份认同感极强,信任度较高,藉此,王军同意签订阴阳合同,即先与凯森公司签订一份价格较低的股权转让协议,仅供工商局备案,待恒发公司审计完毕再行确定真实的股权交易价格。双方财务对于此时恒发公司的固定资产总值预估了七千万元。此后,2012年7月8日,在武汉凯森公司分文未付、股权价值和恒发资产尚未评估、盘点,审计报告也未出具的情况下,双方按照合计1000万元的股权转让价格签署一份表面合同,并用该表面合同在山东省青州市工商局先行办理完毕股权变更手续。这种颠倒程序、先变更后议价的“君子收购模式”将王军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2012年8月3日,在恒发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武汉凯森公司多日之后,凯森公司支付给王军等1000万元;2012年8月6日,凯森公司又动员王军反过来向凯森公司汇付987.5万元,购买凯森公司25.08%的股份。同时凯森公司委托湖北众联评估事务所等对恒发公司资产进行审计和评估,直到2013年1月13日,双方才确认,王军等人向武汉凯森公司转让的股权总价款为8490万元,双方之间实质上形成了阴阳合同关系。事后得知,凯森公司在与王军合作之前的净资产只有1200多万元,年利润只有不到73万元(工商年报数字)。一个年利润只有几十万元的小公司,去购买一个总资产近亿元的大企业,确实多少有些蛇吞象的豪迈气概。王军没有对凯森公司的资产状况和经营状况尽职调查,只是受到凯森公司负责人描绘的美好蓝图所鼓舞,才匆忙行事,以至于隐患层生。
  恒发公司原财务总监周先生的律师说,在2012年7月份之后,武汉凯森公司并没有向恒发公司提供任何优秀技术,所谓的加氢技术经过试验,也根本不能使用。此后,凯森公司负责人述称可以帮助王军打击浙江余姚的侵权公司,但是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凯森公司除了委派一个财务人员在恒发公司短期帮忙一段时间,没有安排任何人员在恒发公司上班。王军多次去信催促武汉凯森公司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未果。从2012年7月武汉凯森公司取得恒发公司全部股权之日起,直至案发,接近三年的时间,除去先前的1000万元,武汉凯森公司自身账户没有向王军等直接支付任何股权款项。王军认为武汉凯森公司股权款超过一半以上未付清,属于根本违约。2014年7月,武汉凯森公司收到王军的催款通知书后复函给王军,表示凯森公司已经按照工商局备案协议的约定支付完毕全部股权款,只字不提剩余股权款的偿还事宜。王军认为武汉凯森的行为属于公然毁约,在给予凯森公司一定的准备时间,对方仍不履行付款义务的情况下, 2014年10月21日,王军给武汉凯森公司去信,解除了和凯森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在武汉凯森公司根本违约的情况下,合同法规定,合同解除通知自到达对方时即可生效。恒发公司原来的小股东马松也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淄博市临淄区法院确认涉及其个人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照理说,在这个时候,武汉凯森公司应该静等法院判决,双方以法院判决为准,企业是谁的就是谁的,生产也不受影响。王军也对武汉凯森公司人员表达上述意思。但是,武汉凯森公司却不想通过上述司法救济维护自身利益。2014年12月1日,恒发公司部分人员闯入恒发公司意欲强行接管,被王军等拒绝,当天,凯森公司员工刘某趁恒发公司人员不备,潜入恒发公司供电室拉闸停电,导致恒发公司临时停产。事后刘某被青州公安局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刑事立案。接着,凯森员工在明知恒发公司公章、执照没有丢失的情况下,登报挂失,然后依据挂失报纸和私刻的恒发公司公章(自行刻制,2014年12月12日之前尚未在公安备案),办理了一套新的恒发公司执照,将恒发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军变更为武汉凯森公司委派的刘某。紧接着凯森员工又到恒发公司开户银行变更恒发公司预留印鉴,意图控制恒发公司银行存款。闻知消息后,恒发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周先生一方面于同日到青州市公安局报案,控告武汉凯森公司私刻印章、企图非法侵占恒发公司财产;一方面安排人员将恒发账户内的部分现金以及此后恒发公司收回的部分货款合计1.015亿元转付给山东淄博澳纳斯化工有限公司,作为对淄博澳纳斯公司的还款。王军也在山东青州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在2015年2月13日,依法判决撤销恒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行为,青州工商局也公告武汉凯森公司取得的恒发公司执照无效,王军的恒发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同时恢复。但是武汉凯森已经更换了恒发公司银行账户,拒不向王军办理银行账户的印鉴更换手续,恒发公司的其他银行账户均被武汉凯森公司销户,王军也无法使用恒发公司银行账户开展生产经营,回笼货款也不敢汇入恒发公司账户。如此,恒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属于王军,恒发公司账户控制人属于武汉凯森公司,彼此相持。自此,双方的资本保卫战正式升级,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直打得的天昏地暗,不可开交。
  恒发公司原财务人员周先生的律师认为,因为山东青州恒发公司大部分固定资产都是淄博澳纳斯公司垫资购买,这些资产恒发公司已经盘点验收,但是由于评估滞后,这些资产没有进入恒发公司财务报表,实物都在原厂,包括恒发公司的办公大楼。这些属于恒发公司的帐外资产。如果仅仅进行表面账目审计,无法准确反映青州恒发公司与淄博澳纳斯公司之间的债务数额。初步估计,山东青州恒发公司与山东淄博澳纳斯公司之间的债务本息接近一亿元。早在2014年8月份,周先生就代表恒发公司与淄博澳纳斯公司达成协议,约定恒发公司按照初步预估的金额向淄博澳纳斯公司偿还债务,此后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审计完毕之后,双方按照审计结果多退少补。2015年1月15日,淄博澳纳斯公司依法对恒发公司提起仲裁,并请求淄博仲裁委委托第三方审计机构,对恒发与澳纳斯之间的准确的债权债务进行审计。2015年7月9日,在审计事务所已介入,审计、评估结果尚未出具的情况下,王军与恒发公司财务负责人周先生等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挪用公司资金罪带走。于今日缘于武汉法院认定自己没有管辖权而将案子退还检院。王军等随后被取保,
  周先生的律师认为,王军、周先生没有侵占、挪用恒发资金的任何动机。且当时淄博澳纳斯公司账面资金充裕,闲置已久,没有挪用恒发公司资金的必要和需求。更重要的是,武汉凯森公司与王军的股权转让合同并没有履行完毕,王军依据合同转出股权,武汉凯森公司却严重违约,不能依法支付股权款,不能提供约定的生产技术。在武汉凯森公司根本违约、没有履行完毕股权转让合同且该合同已经被王军通知解除的情况下,武汉凯森公司对恒发公司不应该享有股东权利。更为奇怪的的是,2015年2月,武汉凯森公司到山东青州公安局报案,指称王军构成多项职务犯罪。山东青州公安局经过审查,认为王军等不构成犯罪,遂向凯森公司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武汉凯森公司看到目的难以实现,遂返回武汉到当地公安报案。性质基本相同的案子,当事人换到湖北重新举报,就被公安部门定性为犯罪,违反了一事不二理、一案不二诉的基本原则,让人不可思议。另外,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公安部颁布的《公安机关执法细则》也明确规定:除犯罪地、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外,其他地方公安机关不得对犯罪案件立案侦查。本案中,王军等即便构成挪用公司资金罪,侵害的也是山东恒发公司这一独立的企业法人的财产控制权,被侵害对象是恒发公司这一主体,不能延伸到恒发公司这一主体背后瓜葛的其他股东和七大姑八大姨。一人全资公司也不列外。公司财产和股东财产不可混同。被挪用资金也在山东的公司之间来往,整个案件的犯罪行为地和嫌疑人居住地都在山东,武汉公安的硬性管辖确实不妥。且王军在多个单位兼任职务,其在武汉凯森公司的副董事长职务,根本就是一个虚名,王军甚至连武汉凯森公司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他这个副董事长职务不具备挪用恒发公司资金的职务便利和权限。王军的劳动关系和社保关系都在山东,作为恒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也是一种事实“职务”。现在,武汉市东湖新区法院将本案退回检院,检院也依法退回公安。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八十一条等相关规定,武汉东湖新区法院的退案函,否定了武汉公检法的管辖权。武汉公安局如果还认为王军等构成犯罪,应该立刻将犯罪线索和本案材料移送山东公安部门;如认为王军等无罪,应该即可销案。现在各方迟迟没有动静,难免让人怀疑案件背后存在难言之隐或人为干扰。
  另外,部分网上文章对武汉东湖法院的办案速度质疑是不懂法的表现。依据刑诉法司法解释,法院管辖权审查只有7天时间,除去周六、周日,只有5天,且只进行犯罪地和嫌疑人居住地审查,不作定性审查,有时一天时间就够了。有无管辖权法院自行判定,不以检察院公安局的意见为依据。且不说否定检察院的管辖权,就是检察院认定有罪的案子,法院依法也可做出无罪判决,否定检察院的实体意见。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武汉大学法学教授莫洪宪、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齐文远等五名专家联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载明:王军等人不构成挪用资金罪;本案属于民事纠纷,公安不宜介入。
  如今,当年红红火火的青州恒发化工有限公司,一片寂寞沙洲冷,无人管理。被武汉公安认定挪用的恒发资金1.015亿元早已转回恒发公司并被武汉凯森公司处分。王军的个人账户却仍被武汉公安继续冻结,无法投入企业恢复生产,地方经济发展备受打击。武汉凯森公司也没有派人进驻恒发公司恢复生产。该厂仍有王军安排人员守护着破败的机器设备,等待着武汉司法部门给予一个圆满的最终结论(正义之网)。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9-13 17:32 |显示全部帖子
必须顶起

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

怀远网 http://www.huaiyuanbbs.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